您好,您还没有登录! 会员登录


  
文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企业文化 » 文苑
花开花落

发布时间:2019-07-26 10:42:18

 

我是站在龙华桥上远远地欣赏着荷花。可不是因“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很小的时候家人怕我失足落水就教导我要站在汪塘边远远地看着。看着塘边亭亭的荷叶随风摆动,晶莹雨滴在倒长的绿伞中晃动,我真怕这干净的露珠落入幽深的塘子里再也找不得,水中央蹲在紧贴着水面荷叶上的青蛙警惕地看着我,我没有理会它,它应守着旁边含苞待放的荷花,不知怎的,我一直把荷花和评书里面的宝莲灯联在一起。
站在桥上可以看到三处荷花,桥东头北边荷风岛处是赏荷的主要去处,从湖中向岸边顺势渐高挺立扇形排开,红花绿叶像在体育场的观众席,只是被围着观看拍照;一桥之隔沿水街散落被一簇簇人围着的荷花更像是私家珍藏;而和荷风岛隔着云龙湖相望的无极广场边沿湖的荷花随意生长更适合游人边走边欣赏。大家都想更亲近些,几乎没人像我这样远远地看着,我有我的乐趣,我在感受着“何田田”、“无穷碧”,也许我更喜欢荷叶,就像我欣赏夹竹桃一样。
桥两头都长着夹竹桃,它喜水肥,所以在这水边长得很茂盛,从桥下长上来比桥面上的人还高得多,特别是长长的叶子,很有生机,能让人感觉到力量。至于花吗,素淡的白花比繁艳的红花种植得多,桥像长龙卧波,素雅的小白花更让人有骑上龙背的超俗之感。有几朵白花落到湖里,随风逐波慢慢向小南湖里漂去。突然觉得很失落,就离开到无极广场一棵大柳树下坐着。
夏天我喜欢大路边的柳树荫,这是童年最好的纳凉地,从农田回来的人们卷着裤角肩上搭着毛巾,看着赶集的人在喝一杯大麦茶、吃一碗凉井水里冰着的豌豆粉,或者帮卖黄瓜的爷爷劝行人多买些。早早肚子就叫了,想回家零一口饼。奶奶绝大部分的时间都在家里面,她从没有上大田地干过活,生产队的工分一次也没有挣过,因为奶奶裹着小脚。
奶奶正在院子里的枣树下簸着粮食,有时是在缝补浆洗,反正一年四季她都不闲着。顶着毛巾,穿着一身蓝衣服,除了冬天毛巾换成帽子,好像从我记事起她一直是这样的装束。小小的黄绿色枣花落到她头顶的毛巾上、衣服上,偶尔落到簸箕里她再默默地捡出去,像每天早上扫去一地的枣花一样,她没有因花开而喜,也没有因花落而厌、更不会悲。很多年后当再读到“簌簌衣巾落枣花”时,我想也许奶奶能听到花落的声音。
奶奶最远的旅程是回二十华里外的娘家,那也是我记忆中最早的远足,就我们奶俩,一步步走着,村庄、树木、荷花、枣花……
小南湖里那白色的小花还漂着,若雨后我还能看到荷叶上滚动的露珠。
(远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