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您还没有登录! 会员登录


  
文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企业文化 » 文苑
挑灯花

发布时间:2019-07-02 16:17:03

 

小时候他最爱挑灯花。将灯芯顶端那红红的焦球用草棒棒挑掉,屋里面马上亮堂起来,挑灯花之前已将手中的草棒棒反复擦着灯头上的油渍,看着慢慢燃烧直至余烬烫了手才赶紧甩掉。一直低头就近灯光纳鞋底的母亲这时才抬起头,嘟哝道又玩火了,就将针锥在头发里划了划,又低头赶紧趁着这突然明亮的灯光纳起来,同时用眼睛的余光检查着前面纳过的针脚是否细密匀直。他知道母亲也喜欢明亮的灯光,只是她更想节省洋油,买油不仅费钱,还需要油票,那时候代销点很久才能进一次洋油,排长长的队,最后有人还买不到。后来上学、工作、结婚生子,挑灯花的快乐感早已忘却,直到刚刚,他才突然想到。
他正在回家的火车上。这是从县城开往市区的绿皮车,现在这种站站停的慢车每天只有一班,乘坐的都是扛着大包小包的农民,年轻人要么自己开车要么乘坐城际高铁,所以乘客以中老年人为主。临座的老人任由孩子在座位上玩耍,沾满口水和饼干渣的小手不时扶上他的膀子,刮挺的衬衣上有了污渍。老人只在意孩子的快乐,认为别人也和自己一样稀罕这小宝贝,根本没有对他表示抱歉的意思。他没有太在意,因为这是他自己选的行程,这能让他想起曾经的求学路,让他想起曾经在农村和他同龄的人为生计奔波正在这车上,让他想到三十年前—— 哥用自行车驮几十里送他到车站、铁道边农田里的人和母亲一样劳作、泪水模糊了双眼……
他怕忘了来时的路,总是有太多的欲望,他怕迷失方向;更怕徘徊不前,让生命变得苍白,直到今天想到了挑灯花
灯光明亮起来,母亲低头纳起鞋底,她想在下一次挑灯花之前做得更多……车窗外烟雨迷蒙中不断倒退的景物像要将他拉回过去,仿佛看到母亲听到自己朗朗读书声时憧憬的眼神。“‘腹有读书气自华’方能‘一蓑烟雨任平生’”,他不禁自语道。
(远星)